分手照相馆:有人现场痛哭,有人拍完照后选择了复合

“分手要有典礼感。”

在分手照相馆官方账号的介绍栏里,写着这样一行字。

这是一家特其他照相馆:没有过多的道具和布景,只有一张高脚凳,一台摄像机,一块纯黑的幕布,角落处放有一台复古录音机和一排空白磁带,一同构成整个照相馆内的四方格局。

来到这里的人,年纪跨度不算太大,以85、90后为主,年纪最大的有二十八岁,年纪最小的也不过十五六岁。他们大多是独自一人前来,鲜少会有人选择与上一任一同参加拍摄。

但迈入分手照相馆,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。“人们总期望时间能冲淡一切,但大大都时分,别离的伤口只是被时间的砂砾掩盖起来了罢了,伤疤还在那儿,时间其实不能治愈所有人。”照相馆馆长盛于恒说,而他们想做的,无非是期望人们可以给自己一个释怀的时机。

“告其他理由成百上千,情绪却是同一种。”曾有心思学研讨发现,一个人的人格在成年之后会趋于安稳,但仍然有一些日子的变故可能引发人格的改变,其间,分手可能是作为一个普通人,离“改变自己或对方人格”最挨近的时刻。

从3月4日开馆到现在,盛于恒与他的四个朋友江江、丰菱、哲宇、阿德一共记载了30多个关于分手的故事,吸引了近两百万人的重视。这些被拍摄的男男女女多是通过网络找到了他们,有的是期望与家乡告别,有的是与朋友告别,但更多的仍是为了与恋人告别。

“分别简直是生长的必经之路,这些阅历多多极少对人们仍是会有些协助。”盛于恒说,他其实不认为告其他情绪一定是灰色。他们还方案着去约请消防员及耄耋白叟等特殊群体,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分别故事。

拍摄地址在一间普通的房子内,窗帘被拉上,光被挡在了外面,侧前方加了柔光罩的摄影灯成为屋子里的仅有一抹亮光,温柔地照在每一个人的脸上。摄影师阿德通常都躲在镜头后方,捕捉着每一个人脸上的纤细表情及动作变化,有时,男孩女孩们说着自己的故事,阿德会听着听着掉下眼泪,“不是因为感同身受,而是因为对他们都挺疼爱”。

拍摄现场往往起先很安静。“请问你是要保留仍是要删除这段记忆?”照相馆馆长盛于恒发问——这句话,他向前来照相馆拍摄的人复述过好屡次,这成为了他们之间交流的独特开场白。

“干嘛要删呢?”镜头前,女孩努力挤出了一个笑脸:“保留好了,今后也不会忘”。随后,摄影师阿德摁下了相机快门,盛于恒摁下录音机开始键,女孩慢慢讲述,空白磁带轻轻刻录,它被安置上女孩的某一段人生过往,这段过往里有她的大学闺蜜,也有她暗恋许久的男孩。在前不久,她同时失掉了这两个人,“因为他们两个最终在一同了”,说着说着,女孩脸上的笑脸俄然停止,大颗的眼泪砸了下来。

相关阅读